如何不做媒体关系:虚假宣传

仅仅因为某人在网上发布了一些个人信息,并不意味着为了说服他们帮你的忙而制造虚假的个人联系是可以的。

举个例子:昨天,一个我不认识的毫无头绪的媒体关系专家给我发了一封邮件,邮件的主题是:“我寄了一首诗给一个古怪的老婊子。”他指的是我最近的事生日后,在其中我反思了衰老。

这个人试图在那篇文章后面加上的评论——我不同意——是这首诗当我是一个老妇人,我将穿紫色。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虽然不是致命的。如果曾经有过滥用,对于任何以积极的态度提及衰老的女性,就是这首诗。

所以这个公关人员给我发了封电子邮件,告诉我他试图发表评论。这是他演讲的开始,而他真正搞砸的地方……

继续阅读

FDA批准处方安慰剂(洋葱广播新闻)

最近在我的思想和工作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是对可证明的事实的心理抗拒。(见:为什么事实永远不足以让人们相信)。有时是因为认知失调,情绪推理,或群体强化。但有时是因为对科学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运作的缺乏理解。

所以最近洋葱广播新闻的这一集让我只能无奈地傻笑。享受吧!

更新:另外,科学记者克里斯蒂Aschwanden让我想起了2008年《纽约时报》的这个故事专家质疑儿童服用安慰剂。谢谢!辉煌!你就是编不出来!

不可避免的中年生日反思帖

昨天我站在双胞胎姐妹山顶,埃斯蒂斯公园,有限公司天啊,我希望一切不会从此走下坡路!(点击放大)

我一直说我人生的一个真正目标就是做一个古怪的老婊子,坐在我山间小屋的甲板上,我身边有一杯茶或一壶酒,一盘熏鲑鱼或鳟鱼。我膝盖上放把猎枪,准备好对任何从车道上下来的人大喊大叫,“你是从口香糖店来的吗?”

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并不是说我一定会杀了任何人,但古怪的老婊子们往往能够逃脱这样的事情,所以为什么不呢?

有这样的人生目标的好处是只要继续存在,我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今天是我45岁生日,我开始的时候是对的——坐在落基山脉我小屋的甲板上,仍被白杨遮蔽……

继续阅读